不盼望这世上有人再跟我一样受苦

2016-12-22 07:19

  郝烨宣生病后,良多善意人为她捐款,给她激励。病痛没能让她掉下眼泪,说起别人的善举,她却几回红了眼圈,“我想活下去,想回报他们。”

  郝烨宣和她的母亲把产生在他们身上的遭受归因于运气。但这其中仿佛还有其余原因。因为乡镇医疗程度落伍,郝烨宣的母亲身怀孕以来从未做过产检,孩子出身后也未及时做相干体检。郝烨宣的母亲在接收采访时提到,郝烨宣诞生的那个年代,她所在的乡镇,多数家庭都会抉择在家中接生孩子,卫生和医疗条件简陋。且当地人经济前提有限,得病后,多会为了省钱和费事,找本地“土医生”医治。由于相关常识的匮乏,本地人不会深究“土医生”是否有从业资质。郝烨宣的母亲说,“有时候会想,如果宣宣不是生在咱们这样的家庭,假如能早一点带她到大病院看病,用最好的药,她就不会受这样的苦。”

  郝烨宣说,她生病以来,很少和人谈起本人的病情,她不乐意把自己的痛苦说给别人听,性命大半时间在忍耐病痛的折磨中渡过,她比任何人都明白苦楚的味道,“我盼望我是世界上最疼痛的人,不愿望这世上有人再跟我一样受苦。”

  然而人生不如果,为了防止相似的悲剧,要做的还有许多很多。

  她告知自己,措施总比艰苦多,她要和病魔拼一拼,“如果拼了成果不好,我能坦然接受,如果没拼,我会懊悔。我想活下去答谢父母。”她幻想着有朝一日痊愈,能成为一名职业心理征询师,“辅助那些心理有阻碍的人走出自己的阴郁。”